網路傳福音

QuietTimeOnShore_Resized

日前收到由國際學園傳道會 (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 International, Global Media Outreach) 寄來的電郵,知道他們有一個,以網路傳福音的方法,並且邀請有負擔的教會或個別的基督徒參加。於是聯絡他們,了解多一些這個傳福音的機會。和負責這一項事工的負責人談話的中,他告訴我,在世界各地,透過他們這個互聯網方法接受信主的人,每分鐘都在增加。他介紹我看他們的一個網頁,上面可以看到即時在那一個國家,有多少人回應接受主的數字。

當我看這個網頁,看到在不同的地方不斷有人回應歸主時,心裏真服在神的話中,聖經說: 「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,對萬民作見證,然後末期才來到」(馬太福音24:14),這話是何等的真實。神在不同的世代,用不同的方法,讓人有機會可以聽到福音,這是神的大愛也是神的智慧,為要拯救一切相信的人。

如你也想看看這個網頁,網址是  http://greatcommission2020.com/

蕭海波牧師

JoshuaChineseStamp.60T

禱告儆醒

Love.HoldHandsCirclePray

「地滿了行淫的人,因妄自賭咒、地就悲哀、曠野的草場都枯乾了。他們所行的道乃是惡的、他們的勇力使得不正。」 (耶23:10)

在先知耶利米的日子,神責備那些先知,責備他們所作的,都是為了一己之利,〝他們的勇力使得不正〞。意思是說他們,濫用權力,作事出自不良的動機。神說〝他們的道路必像黑暗中的滑地、他們必被追趕、在這路中仆倒(23:12)

基督徒事奉神,是必要的,但在事奉中,切不可有不正確的動機,要小心不可以濫用權力,越在有影響力的事奉位置上,則越要份外謙卑、小心儆醒,因為〝人心比萬物都詭詐,壞到極處,誰能識透呢?〞(17:9) 。在我們忙碌的生活中,往往容易只願工作,而忽略了最重要的,就是來到主前,讓祂的話,成為我們的提醒。越是事奉忙碌,更要每日與主同行,每日都要有默想神話語的時間,也要如使徒保羅教導信徒的,要恆切禱告、儆醒感恩。   

 蕭海波牧師

JoshuaChineseStamp.60T

天父必看顧你

2 old hands nd a Bible-1

過往,我跟很多傳統中國人一樣,拜黃大仙和供奉祖先,並經常為家人祈福求安。

早在1981年,大兒子和媳婦已勸我信主,但我經常藉辭推搪,後來更表示如果可以抱孫,便會相信耶穌。及後長孫出世,我卻沒有遵守諾言。

1984年,我要接受一次重大手術,大兒子和媳婦再度勸我信主。我的回應是如果祂保守我手術順利,我便相信祂。當然,手術過後,我便依然故我。

到了1996年,我和丈夫計劃跟隨子女到海外定居,但在申請移民的過程中卻遇到很大困難。當時,由於我與子女團聚心切,亦曾向神承諾,如果可以成功移民,便相信耶穌。然而,移民申請獲批後,我再次違背諾言。

200711月,我因骨質疏鬆導致脊骨骨裂,加上脊骨關節移位,以致完全不能坐立或走動,終日只可臥床。我曾向不同醫生求診,甚至住院接受治療,但病情亦未見好轉。由於臥床太久,以致身體機能受損,終日頭暈目眩,病情每下愈況。一日,我請信主的女兒為我祈禱,求 神醫治,並表示如果這次病得醫治,便跟隨耶穌。數天後,女兒在十分偶然的情況下認識一位脊醫,並請他到家中為我診治。誰料只接受了一次治療,便可坐四十五分鐘之久。對於我當時的身體狀況來說,實在是極大的神蹟。我接受數次治療後,便可以步行架輔助,在家中行走。我深知這是因為 神垂聽禱告,醫治我的疾病。我十分感恩,亦不敢再違背諾言,因此在2008210日,我便在大兒子的帶領下作決志祈禱,決心相信耶穌。然而,我信主後仍有很多掙扎。我的丈夫尚未信主,以及家中放置的偶像等,亦成為了我的難處。最令我為難的,是我在結婚時曾承諾供奉夫家的祖先。

200812月是我們一家人期待已久的日子,家人在數年前已相約從各地回港團聚,為我和丈夫祝壽。感謝 神的恩典,我們在這次團聚中享受到天倫之樂。然而,就在家人離港當晚,我便因感冒引致氣喘入院。經醫生診斷,確定我是患上急性肺炎,並引致心臟衰竭。及後病情急轉直下,數天後,醫生更建議通知海外子女回港探望我。可想而知,我的病情實在危殆。當時,我的肺部已幾乎完全失去功能,要靠儀器幫助呼吸。據醫生所說,我甚至不能停用呼吸機二十分鐘到醫院其他部門進行詳細心臟檢查。

當時,兩名在港的女兒、外孫和丈夫每天探望我。一日,當已信主的女兒表示會為我祈禱時,我便請另一名當時尚未信主的女兒亦為我禱告。她可能見我病情危急,一口便答應了,更在當天晚上向神禱告,表示不確定是否有神,但如果 神讓我平安出院,她便會跟隨祂。接著,在一次探病期間,我的呼吸機的紅燈不斷亮起,又響過不停,大概顯示我體內的氧氣不足,十分危險。

當時未信主的女兒望著顯示我體內含氧量的顯示屏,心中十分難過。然而,透過在顯示屏後的玻璃,她看到了掛在牆壁上的十字架。她從身體檢查中得知她自己的血含氧量大約是9698,心想長者的血含氧量可能會低一些,所以她向神禱告,求神讓她看到「94」這個讀數,好叫她能確實知道 神的存在,又在我身邊照顧我。就在那時,顯示屏便顯示出「94」,這讀數維持了一、兩分鐘後,才回復到早前較低的水平。看到 神的作為,她立刻跟已信主的女兒說出她之前的祈禱,兩人更抱頭痛哭,因為神實在有很大的憐憫,更樂意向人顯明祂的實在和願意時刻看顧。

在該段期間,我身體受到極大痛苦。我默默求告神,並將身體交給祂,求祂醫治。後來,海外的兒女們和大媳婦已陸續回港探望我,與我一同渡過人生最後的一個階段。五名兒女和孫兒每天探望我時,亦為我祈禱,並唱詩歌安慰我:『天父必看顧你,時時看顧,處處看顧,祂必要看顧你,天父必看顧你。』成為我很大的支持。另外,由於那呼吸機是利用壓力把氧氣壓進我的肺部,這些氧氣猛力的向我的口和臉直吹,使我感到透不過氣來,實在十分辛苦。有一晚,我向家人表示痛苦難耐,家人便為我祈禱,求主差派天使幫助我。誰料翌日早晨,一位護士注意到當時我用的面罩並非最配合我的面型,更細心地為我更換了另一款面罩,大大減輕了我的不適。她實在是神差派來的天使,不但減輕了我的痛楚,更讓我深深體會到神如何應允祈禱,細心看顧我。後來,我的病情漸趨穩定,肺部功能漸漸恢復。我聽到一些醫護人員的對話,他們認為我十分幸運,可保住性命。然而,我深知這是神的大能和憐憫,救我的命脫離死亡。

在我住院期間,兒女們向父親表示,我得醫治全是 神的恩典,並問他可否讓他們把家中的偶像除掉。丈夫在這事上一向態度強硬,但這次他竟然順應兒女的要求,一口答應,這實在是 神奇妙的作為,幫助我們把已放置在家中五十五年之久的偶像移除。

在這段日子,我回想自己雖已信主一年,但心中仍在供奉祖先與跟隨神之間掙扎。然而,經歷這次急病後,我更加體會到,我所信的是一位掌管生命並樂意憐恤看顧人的 神。所以,我決定病愈後接受水禮,以表明我決心跟隨祂。

願一切榮耀歸予滿有能力、守約施慈愛的神。

尹娟

2009324

罪名是承認自己是 「基督徒」

jesus-christ-on-cross-1小亞細亞  西元一五五年特訊

一位名為坡旅甲 (Polycarp) 的八十六歲老翁,昨天在競技場上被公開審訊,最終罪名成立,當眾判以死刑,即時處決。據有關官員指出,雖然坡旅甲被給予多次改過自新的機會,但仍是冥頑不靈,不單膽敢公開承認所犯的罪,亦不予悔改,因此官方最終決定,將他在廣場上判處罪有應得的火燒死刑。罪名是,承認自己是「基督徒」,違反羅馬帝國的法律。

根據接近官方的可靠消息透露,坡旅甲這人來頭不小,各方面的証據一致指出他是一名基督徒的領袖,某些他的同黨基督徒稱他為「主教」,主要負責的範圍是在示每拿城,為小亞細亞西海岸靠近以弗所城的一城鎮。這名被處死的「示每拿主教」,影響力極強,他是一位極受基督徒愛戴的監督。

因這事件影響小亞細亞及鄰近地區深遠,為讓讀者更深入了解,本報特別蒐集更多有關資料,向讀者忠實報道。坡旅甲工作的範圍示每拿城,「它象以弗所一樣,是一個海港,有一個很小的港口,有一個海峽引進這個海口,這海峽的入口處,可以放一條大鎖鏈,抵擋敵人的船隻進入港內。在士每拿城的背后有一座幾何形的山,叫帕葛斯」[1][i],意即「山的意思,往往被指為士每拿之冠」[ii]。「這座山頂上有一座城堡,山頂上有很多希臘式的建筑物,是非常美麗的對稱,有希臘建筑式的大圓柱,在山坡上還有更多的建筑物。“以哥念之冠”—據說,這個名稱正適合那稱為「基督」給這城的信息」[iii]

 這一名已經成為過去的老翁基督徒領袖,他成為基督徒的經過和時候已無可稽查,據調查所得,他在士每拿有一個非常興旺的基督徒工作。根據可靠人士的消息:「坡旅甲帶領的基督徒教會有健全的組織,親密而合一,內有各式人,如奴隸、地方貴族和衙門的官吏…等。」[iv]

 「坡旅甲這名字的意思就是“多結果子”」[v]。其中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是,坡旅甲被認為是與耶穌的門徒約翰有關係。有人如此形容他:「坡旅甲極孚眾望,曾在愛的門徒約翰足下受教,是最後一個與耶穌當代人有接觸的人」[vi]。坡旅甲被處死並他與約翰的師徒關係,相信會對自認為基督徒的人有深遠的影響。「約翰在耶穌門徒中是最後去世的一位,因此有一群稱為使徒的基督徒領袖,隨著它的死而推出今世舞台。坡旅甲的信仰受過約翰的啟蒙」[vii],因此有人把坡旅甲「視為教會與耶穌和使徒之間的生命聯結…大家都把坡旅甲這種人當作使徒的教導,以及使徒如何領導教會的最佳、最有權威的資料庫」[viii]

周邊的資料顯示,一名被認為是「安提阿主教伊格那丟 (Ignatius)[ix] 的人仕,應該是坡旅甲的前輩同事,曾經寫過一封信給這名老翁坡旅甲,內容是勸告坡旅甲:「如果你喜愛優秀的門徒,那並沒有什麼可誇的;你反而要用溫柔的心是讓你頭痛的人物軟化馴服」[x]。我們從伊格那丟另外的一些信件中的內容,基本可以肯定伊格那丟也是一名基督徒。這一位坡旅甲的基督徒同黨,在他的信中內容說「為了榮耀上帝已先我同敘利亞前往羅馬”」[xi]。資料亦顯示,一名人仕名為愛任紐(Irenaeus)的基督徒,應是坡旅甲的學生,曾經接受過坡旅甲信仰的訓練。坡旅甲曾經把使徒的傳統傳給他的門徒,包括愛任紐在

 據蒐集資料所知,坡旅甲抵擋基督教以外的宗教不遺餘力,以致在亞細亞一帶被譏為「無神論者— 亞洲之師、殲滅諸神之王。」[xii],在坡旅甲認為是「異教」徒的眼中,這名老翁不過是崇拜一個已死的人。他們聽過他講耶穌的教訓和神蹟,對他那些攪動人心的講道特別感到不安,但這些都是他從耶穌的門徒約翰那裏直接領受的。坡旅甲的文章也使那些所謂「異教徒」坐立不安。其中一項尚留有他筆跡的証物是一封寫給腓立比教會的信,從其中可見那稱為「基督」是坡旅甲信息的中心。某人在他的文章中寫道:「在坡旅甲的信息裏,基督是至大至尊的,祂是坐在那管理天地萬物神右邊的主。」[xiii],五十年之久,坡旅甲以他監督的地位發揮了極大的影響力。根據某些人的描述,他也是「最溫柔的人……是謙遜的典範。」[xiv]

 坡旅甲不是彼得和約翰等所謂「使徒」時代的人,雖然曾跟過約翰,卻從不把自己提昇到使徒的地位。在坡旅甲的書信中很清楚看出這一點:「弟兄們,我寫這些東西給你們,不是自以為了不起,是因為你們要求我寫出來。我們沒有人可與保羅相比,他何等蒙福,能得著這麼大的智慧,在你們當中,一直忠心地把神的真理傳授給你們。」[xv]

 據可靠人士消息指出,整件事件的經過為,羅馬政府反基督教的大行動在亞細亞一帶展開。士每拿教會曾經發出一份通訊指出了這件事,當時政府在不知情的原因下令要殺掉一些基督徒,基督徒們立刻意識到坡旅甲的名字很可能在黑名單上,便慫恿他到一個僻靜的地方藏起來。可惜沒多久,士兵抓到他的一個僕人,威脅他供出來,結果在一乾草堆中,坡旅甲終於被捕。

 羅馬政府原無意處決他;因為坡旅甲已過花甲之年。把一個八十六歲的老人置於死地不見得有甚麼益處,他們只有一個要求,就是要他放棄信仰,目的是打擊耶穌教的「異端」。

 根據公開審判的現場報道,審問的官員曾經給予他多次的機會解脫罪名,官員們把他拘留起來的時候亦曾軟硬兼施的要他就範,「其實說一聲『該撒是主』,燒一燒香,救救你自己的老命,這有甚麼不好?」。衙門長甚至央求他:「看在你年齡的份上吧!只要你能對著該撒的神像起誓和悔改,並且肯說:『除掉無神者!』我們便立刻放人。」[xvi]

 現場報導指出,「坡旅甲一臉堅毅的表情,望著廣場上的群眾,一邊向他們揮手,一邊仰天長歎,大聲喊著說:『除掉目中無神者!』巡撫在旁加緊的慫恿他:『你發誓呀!我會放你的,咒罵基督呀!』八十六歲的坡旅甲答道:『我是祂的僕人,祂從沒有虧待我,我怎麼可以褻瀆那位救贖我的王?』『我會放一些凶猛的野獸哦!』巡撫說道:『假如你不怕猛獸,我會用火把你活活燒死……。』坡旅甲答道:『你要放儘管放吧,火只能暫時燃燒,很快就熄滅了。但是另外有一種火是你不認識的,是一種審判,一種存留到永遠的懲罰,是特別為那些不敬畏神的人所預備的。你還等甚麼呢?你要做的趕快做吧!』巡撫驚愕不已,便吩咐傳令員站在廣場中央,大聲宣佈三次:『坡旅甲承認他是基督徒……。』頓時群眾異口同聲的呼叫說要把坡旅甲燒死。說時遲,那時快,大家爭相從工廠、公共浴堂取了木條柴薪,柴堆好,坡旅甲作了一個禱告,他一說完阿們,士兵立刻點火,忽然一道熊熊的火光直衝雲霄」[xvii] ,這一名犯人,八十六歲的坡旅就此為他的「基督」,他的「主人」被燒死了。

 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基督徒認為,坡旅甲被處死,相信與坡旅甲眼中看為所謂「異教」的官員煽動有關,這些異教的官員亦成為了劊子手,而反基督徒的群眾是幫兇,但對基督徒來說,那是一場勝利。這一名被暗中訪問的基督徒繼續說,士每拿的信徒痛失一位心愛的牧者,卻因此引起許多非基督徒的公憤。坡旅甲之死終止了我們亞細亞逼迫的風潮,使一些比他膽小的基督徒可以公開承認自己的信仰。

一些政治評論家認為,羅馬帝國皇帝皮雅斯大帝(Antoninus Pius)的統治政策,特別是對基督徒的政策是被先朝的羅馬大帝他雅努的政策所影響的。先朝羅馬在他雅努的統治下,教會兩位基督徒的主教殉難:耶路撒冷的主教西面(Symeon)被釘十字架,而安提阿的主教伊格那丟 (Ignatius of Antioch, 35-107 A.D.)則被解赴羅馬喂獅子。 根據我們採訪的觀察,基督徒似乎有著不屈不撓的信心,在世人中真的好像如明光照耀。釘死的耶穌若不是神,整件事情便只是一個神話甚至謊言,誰肯為這樣的信仰視死如歸?基督徒對一位眼不能見的神能如此絕對的信任,真是匪夷所思!到底他們這種勇氣從那裏來?這一名八十六歲的坡旅甲被處死,究竟對現今社會帶來甚麼呢?會否仍然會有人帶著這些疑問跟從這個「基督」的信仰呢?坡旅甲的死似乎是「壯烈的」,他這樣的獻上自己的生命,會否導致更多當今甚或將來的基督徒跟從他的「犧牲」呢?這些問題,都有待讀者來回答,並讓「未來」的歷史來証明了。

備註 : 其他有關資料參考 :  [xviii][xix][xx]

蕭海波牧師

JoshuaChineseStamp.60T

February 05, 2008


[i]  Internet Research : http://www.loves7.com/slzy/qslyj/gb/6.htm (10.21.2004)

[ii]  Internet Research : http://www.loves7.com/slzy/qslyj/gb/6.htm (10.21.2004)

[iii]  Internet Research : http://www.loves7.com/slzy/qslyj/gb/6.htm (10.21.2004)

[iv]  W.H.C. Frend, Martyrdom and Persecution in the Early Church (Oxford: Blackwell,1965), 241,189.

[v]  Internet Research : http://www.loves7.com/slzy/qslyj/gb/6.htm (10.21.2004)

[vi]  F.F. Bruce, The Spreading Flame: The Rise and Progress of Christianity from Its First Beginning to the conversion of the English (Grand Rapids: Eerdmans, 1979), 174.

[vii]  Roger E. Olson ,吳瑞誠等翻譯,【神學的故事】,校園書房出版寫,2002p47

[viii]  Roger E. Olson ,吳瑞誠等翻譯,【神學的故事】,校園書房出版寫,2002p47

[ix]  陶理,【基督教二千年史】,海天書樓,2001p83

[x]  Roger E. Olson ,吳瑞誠等翻譯,【神學的故事】,校園書房出版寫,2002p57

[xi]  陶理,【基督教二千年史】,海天書樓,2001p83

[xii]  Bruce, The Spreading Flame, 260.

[xiii]  Philip Schaff, Ante-Nicene Christianity, vol. 2 of 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(Grand Rapids: Eerdmans, 1979), 666.

[xiv]  Elliott Wright, Holy Company: Christian Heroes and Heroines (New York: Macmillan, 1980), 80.

[xv]  Schaff, Ante-Nicene Christianity, 2:667.

[xvi]  Bruce, The Spreading Flame, 174.

[xvii]  Eusebius, History of the Church in Eerdmans’ Handbook to 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 (Grand Rapids: Eerdmans, 1977), 81.

[xx]  Roger E. Olson ,吳瑞誠等翻譯,【神學的故事】,校園書房出版社, 2002 p47p57 p80-81